咸鱼酥。

不仅是死线战士,更是翻车教皇
是眼厨,拒绝喻受叶受。
喻王一百年不毕业!!
写不好不想活了星人。
我明年十七岁。
剑三不吃唐受。

【乐王/11h】漠上

  王杰希告诉他,车没有电了。

  天空擦黑,西藏的夜幕下落得过于迅速,张佳乐从副驾驶的毛毯里把自己刨出来,半短不长的薄荷味发丝吃上一嘴。

  “那怎么办?”几个小时前的争吵还在喉口留有余温,喷出来的词句凭空带了三分火气,“当初听我的不要选这车,能出这种事?”

  王杰希瞥了他一眼,解开安全带,灵活得像穿过风沙缝隙之间的柠条锦鸡儿,他打开车门把的保险,攥住把手时张佳乐把他的衣摆扯了个正着。

  “你想做什么?外面冷。”

  这是实话,在沿海地区的八月盛夏,沙漠是一片均温八度甚至往下走的荒原。王杰希探出头去,干燥的冰冷从宽松的高领衣口吻上皮肤,应激的鸡皮疙瘩从脊背窜上后颈。

  透气...

看见迷迷回来就high了,补文补到现在,老子好困

已经爬坑快一年的人已经没什么立场说了,但还是忍不住我这个贱气。
郎少是喻王界里,我心中的白月光。一路见证她的文章从百来热度到现在的几百,不好的东西不会有人无故追捧,她写出的文章让我们抱着手机隔着屏幕笑到胃痛不是没有理由的。迷迷有的是实力,有的是人品,性格好高产高质日更的太太试问能找到几个。
这么好的人,除了嫉妒过头的小人我想不出还有谁会去黑她。

谢谢您带来的一切,永远爱您。

我这lof八百年不动和死了一样,走前还不够四百粉,回来一看都快八百了……

坐等数珠丸下一次限时锻刀,老子不锻出来绝不退坑

【喻王】荒原沧海

-女王神殿-

“您买点儿吧。都是好东西。”
摊位上置放着图腾石雕琳琅满目,老者抬眼温厚,瞳孔浑浊,喉咙凝着一口沙气似的浓重,枯柴般抻着双手将一枚精巧石坠送到眼前,捧着世界一样的弥足珍贵。喻文州本只是负手经过无意一瞥,却无故心中悸动,不由停下跟随导游的脚步。
他欠下身,礼貌的冲那老者露出询问的微笑,得到后者的点头示意才慢慢地把那掌心中的石坠拈起。
质地并不高贵,像是从黑金原石上径自切下几块边角料,拣了还能看的过眼的磨棱打孔,坠上长链便出来摆卖。然正是不加修饰才得以透出文明古国的淳朴和神秘,泛着金塔石砖一样的哑光,担当的起世人和光阴的百般刁难。
真是中了邪,喻文州这竟觉得像是自己那身处乱世却形似独避风雨...


.
孙哲平双手抱肘,冷静而沉稳:“三分钟之内张佳乐还没有出现,就把他扔这儿算了吧。”
第五赛季在B市落幕的节点,每日天气预报的浮窗里恰好涌动着两朵深灰的乌云,
雨点纷纷如飞蛾扑火般心甘情愿的把自己粉碎在车窗外面。
张佳乐终于急切地敲打巴士前门时,司机按下开关放风风火火的大小伙子上来。那人狼狈地甩着手里的伞和背包,骂骂咧咧地踢踏跺脚:“在首都开的的成天堵惯了就是不知道急!啧。”
孙哲平听得直翻白眼,根本懒得理他。例行的赛季末饭局利索地推掉了下半段,夜不归宿之外连早起回来整理行李都不舍得,张佳乐要是肯有隔壁霸图的同姓兄弟一半靠谱,真是做梦都能把人笑醒。孙哲平刚要发作,旁边张伟就把手机砸到了他的脚面上。
“卧槽...

翻出手机旧文档,全丢出来诈个尸

#####################

叶修焦躁地绕着那张不大的单人床来回踱步了几周。
你还疼呢?
疼。
在塌上蜷成蚕蛹,三十度没开空调的高温里裹着空调毯,全身还是冷得像刚从凛冬的铁达尼残骸里捞出来。王杰希气若游丝的声音断的干脆利落,依旧凌厉得像一股寒风。
屋里跟蒸桑拿没什么差别,一层薄汗浸着布料在背上贴了大半,叶修抖着领口摸手机,掌心腻得拿不稳,差点一个冲动给碎了。
信号不好,刷不出东西他把手机扔到一边,伸手去摸王杰希的脑门儿:还疼?
王杰希换了个方向团着,攥紧了被沿露出一阵一阵泛着青白的指尖:……疼!
末了又补道,你别问了,又不是问了就不疼。
不问怎么知道疼成啥样了...

我回坑了!!!我回坑了!!!都别拦着我!!!!!!!!

1 / 10

© 锦帐流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