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酥。

不仅是死线战士,更是翻车教皇
是眼厨,拒绝喻受叶受。
喻王一百年不毕业!!
写不好不想活了星人。
我明年十七岁。
剑三不吃唐受。

【第十六天/方王】重地碑书集

别问我题目,那本书我正在看……
前面很high,后面很赶。又踩着死线,也是觉得自己厉害

————————————————

叫了外卖随便在五脏庙塞了个满腹,然后七点多睡着,中途被冷醒。 

手机屏保上坠着的时间只见个位数,方士谦使劲儿揉了几下眼睛,透过糊在眼珠子上方那层明灭水膜向空调看过去,那行电子显示屏上闪烁着光晕,圆滚滚的22℃字样可爱俏皮。

他阖眸把自己重重地扔回被褥里,摸过枕头底下的遥控器对准那台兢兢业业的制冷机器啪啪啪的按,却没能如愿听到尖锐刺耳的提示音。 

方士谦疑惑不已,强撑着倦意用手肘将自己支起。遥控器上显示屏一片灰暗,他左手拿着将其使劲掷在右手手心,复而再次按动温度调节键,仍然是一如既往的毫无反应。 

身侧床铺空旷,不见他人的气息,从卧室的门缝看过去,客厅里亦寂静得该是午夜凌晨三点半的样子。不记得听谁说过半夜两点前不回家没有好事情,方士谦糊里糊涂的搅动着身侧洁白的床单,然后猛地捶向之前并没有人枕着的枕头,陷下一个略微触目惊心的浅坑。 

他爬起来换衣服,要去楼下的二十四小时便利店买电池。松垮舒适的淘宝老头衫和大裤衩,反正既不是要赴心上人约也不是要财大气粗的去同旧相识装逼,自个儿穿那么人模人样也没意思。 

方士谦到处找不到钥匙。 

有人把它从他的口袋里拿走了,还是直接带出了家门呢。在五分钟之内把对方平时的劣迹在脑内过一遍,恨不得他去死,等他回来一定要用他最厌恶的方式大吵一番,砸烂他的东西。谁让他用这样的方式限制别人的自由呢? 

于是回到床上,在漫无边际的凌乱床褥中寻找自己的栖身之所,把自己团回去的时候无意间瞥见在床垫与橱柜之间的间隙掉落着一串金属物件,挂了一只年代久远的十字架,镶嵌的水钻折射着残缺的光线,部分已经掉落主体的凹槽也坑坑洼洼。方士谦抓起来看,钥匙是先前吵架时被他扔进去的……对门住着刚同居不久的小年轻,兴许也是有了摩擦,静谧的夜里把防盗门摔得震天响——他被吓了一跳,突然意识到那五分钟里的自己是多么卑鄙。 

他突然觉得自己的人设避无可避的黑起来,想到前段时间看的同人文,其中的方士谦温柔而不失霸道,下得一手好棋——得了吧,没一个准的。 

仔细回忆一下也已经完全不记得这场他与王杰希交往以来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是以何为导火线的,方士谦在某一方面特别记仇,又在另外某一方面特别大头。叶修说这叫金鱼记忆,黄少天使用话痨式呸呸反驳他,说这是选择性失忆。 

其实怎样都好,方士谦葛优躺了一会,王杰希摆着一张小S冷漠脸接话,反正他就这样,没法儿改的。 

他把钥匙揣进兜儿里,关上门时痛心疾首了一会电费,然后按下电梯下降键,带人移动的铁方格子开始运行。 

中途方士谦翻开手机开始翻看新闻和其他无关紧要的消息,王杰希平时不爱用微信,腾讯的消息框在吵架后被他撤掉特关,隔了两天又被暗搓搓地挂回置顶。最后回复是他的一句气话,时间是7月17日的午后三时,昨天。 

他焦躁得很,趿拉着人字拖踢踢踏踏地下单元门口的最后几节阶梯,雨后初晴的夜风卷着难以言喻的湿热直接在脸上糊了一巴掌,直接上来一个会心差点把他吹吐了去。花圃边缘躺了三两个已经喝的失去意识的醉汉,方士谦有意地一个个看脸,没找到王杰希的影子,一时不知道该松一口气还是继续提心吊胆。拐过邻楼穿过街角,好死不死方士谦看见便利店的门口已经暗下来,才想起这件店铺已经转租。 

伸手摸了下钥匙,门禁卡和SUV的电子锁连同那个十字架一起挂着,他站在街心花园的十字路口处艰难抉择,扭头走回单元从电梯下到地下车库。方士谦自己是不介意在萦绕着22摄氏度的冷气房间里躺尸一晚上,但王杰希不行,他洗完头不吹的习惯行迹恶劣,他偏头疼。 

退役之后方士谦和王杰希合资买的房子在外环,偏是偏了,但环境优美住户不多,邻里关系和谐设备齐全,适合放飞自我和提前步入老年生活。于是也就造就了除了楼下24小时便利店之外最近的超市也得拐个九曲十八弯。 

他站在超市的货架前挑电池,南孚的七号已经断货,方士谦不得已选了别的牌子。王杰希曾经说他是小时候成天被广告刷屏洗脑,中了南孚的邪了。 

“你怎么就这么相信它一节比六节强呢?” 彼时正直蜜月假期,洞房花烛,适才翻云覆雨,王杰希横趴在方士谦刚炼出来的六块腹肌上把玩电视遥控器。方士谦想了想把他从自己身上捞起来亲,右手不住地往下探,十分钟前还容纳着自己的地方被清理过了也依旧柔软湿润,丝毫不知餮足。 

“反正我一回是比你六回强的。”方士谦开黄腔,正经的要死。 

结了帐再回到车上,方士谦把电池扔到副驾驶上,打火挂挡踩了油门才想起来忘记拉手刹。他重新调整了下开上路,手起刀落一骑绝尘,汽车尾气把追出来找零钱的店员小哥吹了个大写懵逼。

凌晨三点多钟的国家首都依然车水马龙,缺德的远光灯和路边袅袅婷婷连接起来逶迤成河的霓虹灯,仿佛交织成了一个妖娆惑众的大扑棱蛾子。方士谦走神拐错了出口,不得已绕了远路返回。 

他路过护城河,看着其上波光闪烁,皇天后土留下来的宝贝,源远流长,亘古不变,什么都无法动摇它,一如方士谦退役的时候。他在俱乐部从夏休一直待到开赛前期,硬是制造出了一个他从未离去的错觉之后抽身走开。入了秋的首都北京已有了凉意,黎明时分的晨曦涌动着水色,拽着一包一箱子,前脚踏出微草大门后脚就被王杰希跟上。 

二十出头的王杰希实在是纯得没天理,白衬衫牛仔裤衬着一双眼睛,瞳仁漆黑反差着明显的高光,像埋藏了两个四川亚丁湾的夜幕星空。即使是刚起床也把自己打理得衣着整齐,比刚冲出象牙塔的雏鸟们还要干净。 

这样一个王杰希站在方士谦面前,眼神笃定毫不遮掩,手指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绞着衣摆说,我送你啊。

方士谦当时懵了下,然后笑出声来。据事后王杰希描述,这个笑容特别傻,嘴角咧到耳根,还粘着大清早从食堂冰箱里顺出来的韭菜盒子的菜叶。 

微草俱乐部的据点离护城河很近,两个小年轻一前一后地走,王杰希在踩不堪雨露重负而落下的叶子,隔着鞋底沙沙作响。方士谦有一搭没一搭地唱歌儿,音准全在调儿上,就是完全没词儿尽瞎几把哼。 

他加入微草的时候的一切都还历历在目,却偏偏从王杰希接任队长的那一刻记忆才开始走马灯。第五赛季时的第一个冠军,一人收束思维,一人收敛性子,半载磨合稳扎稳打,过五关斩六将各种披荆斩棘直指强队百花。 

团队赛最后的二对三,方士谦搓了个神圣之火丢过去断了对面读条,然后鬼使神差地在团队面板打了句“飞吧。”* 

他是不知道喻文州口中所谓魔术师被封印有多痛多苦,只是把王杰希在训练时的目不转睛,比赛时的刻意扭转和私下里战术不完善而感到不甘心的磨牙整合起来,最后在那一刻得出了他该飞起来的结论罢了。 

私心另说吧。 

“你等会去哪儿,机场?”王杰希兀自开口。 

“我搭高铁回老家。”方士谦吹了个口哨,栖息在树上的雀应声得娇俏,“比帝都还要再北一点。” 

“哦。” 

“你是不是看我不顺眼?”方士谦突然甩开了行李蹲下来,像发现了什么东西似的使劲看,“王杰希你看这儿有只鸟!小的!” 

王杰希不慌不忙的接话反问:“你是不是看我不顺眼?”他话音刚落,凑过去的时候刚巧方士谦站起来,捧着那只雏鸟要往有窝的那棵树上爬。他赶紧伸手拦他,“你大爷的疯了吧!退了役就浪了?” 

“你管我呢。”方士谦手长腿长,三两下爬上去坐在树杈上。他把雏鸟放进窝里,任由小家伙没完没了的唧唧喳喳,“你现在还看我不顺眼呢。” 

“我现在还看你不顺眼呢。”王杰希抱着手肘是在没好气,他一个联盟好队长,永远只在这个二愣子副队面前破功。于是猛地踢了下树,“你丫下不下来。” 

方士谦翻了个身,跳下来的动作干净利落,电光火石之间王杰希也没记起来自己有个几斤几两就想去接他,忙不迭被扑了个正着,双双倒在了地上。 

这块地人烟稀少,环卫工人尚未打卡上班,腰脑脊背后垫着一层落叶也并不是很疼。方士谦盯着他,直到他面颊燥热忍不住扭过脸去。 

治疗之神笑得自大又得瑟,语气温柔得能化出水了去,连凑上去讨吻都是黏黏糊糊的撒娇样子。 

“真巧,我现在也还看你不顺眼。凑一对算了。” 

裤袋里的手机把他从回忆里震出来,他掏出来看。王杰希的头像是他养的闺女,挪威森林猫,高傲自负,盛世美颜,正在他的消息盒子里闪动着。 

王杰希:人呢。 

方士谦停下想回复的手,又收住了忍不住想打电话的念头,在破晓的阳光中慢慢调转了车身。

房间里的灯被打亮,客厅里的空调坏了多些时日也总是忘记叫维修,好在卧室里根本停不下来的那台还在运作,径直把冷气开进了客厅。王杰希围着一张空调被,窝在沙发角落里像只大猫捍卫着自己的领土,玄关被打开的时候他抬眸,方士谦风尘仆仆,也瞧着他。 

护眼灯是米黄色的,映得那沙发上人影瘦削,而语气掷地有声:“空调也不关,干嘛去了。” 

一口浊气盘踞在喉口,方士谦突然哽咽了一下,踢掉鞋冲过去抱紧他。王杰希绝对有出去买醉,身上带着果酒的香味,像是酿了没几年的竹叶青没回过味儿便被挖出来了似的,尽是酒曲浓郁而让他没了后劲,“……空调遥控器没电池了,我去买。” 

“哦。” 

方士谦索性换个姿势把他揽进怀里,鼻尖蹭着颈窝,王杰希身上有着一种常年挥之不去的风雪气味:“我不记得我们吵过什么了,你也不记得了好不好?” 

“以后我们再也不这样了,有话就好好讲啊?” 

“算上今天王杰希你两天没回家了,你以后天天回家行吗?” 

王杰希被他的下巴硌得难受,急切的在这令人安心的怀中最舒适的地方,抬眉冷不丁的看见了方士谦的脸。 

这算个什么表情,究竟谁委屈。

王杰希伸手去揉他紧皱的眉头和晕的殷红的眼眶。 “好,行,知道了。” 

————————————————————
王:哥们儿,能先放开吗,我快被你勒吐了。

方:吐我身上吧。你再让我抱会儿。

 *出自@咸鱼科学官 太太的《【方王】一炷香》,未经同意就借来用了非常抱歉!

评论(14)
热度(99)

© 锦帐流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