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酥。

不仅是死线战士,更是翻车教皇
是眼厨,拒绝喻受叶受。
喻王一百年不毕业!!
写不好不想活了星人。
我明年十七岁。
剑三不吃唐受。


.
孙哲平双手抱肘,冷静而沉稳:“三分钟之内张佳乐还没有出现,就把他扔这儿算了吧。”
第五赛季在B市落幕的节点,每日天气预报的浮窗里恰好涌动着两朵深灰的乌云,
雨点纷纷如飞蛾扑火般心甘情愿的把自己粉碎在车窗外面。
张佳乐终于急切地敲打巴士前门时,司机按下开关放风风火火的大小伙子上来。那人狼狈地甩着手里的伞和背包,骂骂咧咧地踢踏跺脚:“在首都开的的成天堵惯了就是不知道急!啧。”
孙哲平听得直翻白眼,根本懒得理他。例行的赛季末饭局利索地推掉了下半段,夜不归宿之外连早起回来整理行李都不舍得,张佳乐要是肯有隔壁霸图的同姓兄弟一半靠谱,真是做梦都能把人笑醒。孙哲平刚要发作,旁边张伟就把手机砸到了他的脚面上。
“卧槽!大佬你的毛!”
毛怎么了?孙哲平龇牙咧嘴地揉着脚,随着张伟未落尽的余音抬起头,瞬间瞪大眼睛一声粗滚到喉咙尖,又被其他队员抢了先。
“去……”
“乐哥你不至于吧!一个冠军而已,又不是失恋!”
“就是啊下一把就从微草手里抢回来!”
“干死丫的王杰希!”
“还有方士谦那个狗比!”
“我昨晚居然被一个鬼剑操翻在地上……是可忍孰不可忍!”
你一言我一语,七嘴八舌各自宣泄,眼看着事态就要往不可控的方向扬长而去,某人总算稍稍发挥了副队长的统率力,用雨伞咣咣敲了两下座椅:“行了啊行了啊,大孙的脸都快能搓出煤渣了,当心回去以后每天晚上都得加练一小时啊!”
嬉笑声从周遭径自小下去,片刻的安静让孙哲平得以开口说出话来,“张佳乐,”他扯了下人被剪短的发尾,已经只堪堪能在后颈搭下来一点,“特地跑来首都剪头发?”
“我呸!”张佳乐劈手夺回自己的头发,唰地把自己扔进了空出来的椅子上,双手下压作出拒绝姿态,“有点长,是个故事,我选择机场候机的时候讲给你们解闷。”
孙哲平耸了耸肩没了下文。
懒懒的把脸颊粘在在密封车厢的窗玻璃上,浸着空调的徐徐寒气坠了一层刺骨的湿冷。张佳乐的装束早已脱离了直男审美,得体合身的牛仔裤总能显出与生俱来的体态修长,他永远把手机紧贴着腰胯裤袋子放,一有消息来就抖得腿麻。
张佳乐拿指甲卡在钢化膜覆盖不到的听筒处不太雅观的把手机拖出来,百花标志的锁屏之上漂浮着腾讯的消息盒子。
王不留行:上了车扣1
他轻轻点动手指,微顿一下消掉了自己方才输入的阿拉伯数字。
百花缭乱:在高速。

.

评论(7)
热度(67)

© 锦帐流苏 | Powered by LOFTER